注意到了嗎?電影畫面比例告訴你的事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後期/影片資訊

有注意到在看電影時,往往每部片上下左右所佔的黑屏面都不太相同嗎?

其實對於一部電影的螢幕比例,其中可是有大大的學問

電影畫面比例其實說白了就是螢幕的長寬比,而在電影的發展和藝術層面中,

就像記錄著電影的發展史般隨著科技發展出不同比例,

它往往也可以定調整部片的風格,除了電影一開始的設定的外,

也愈來愈多導演挑戰在電影中採用多種比例,表達時間線或人物心境上的轉換。

走出新路,寬螢幕風潮

但隨著電視的出現,電影也能在電視上放映時,電影就必須另尋出路,

因此便逐漸往上寬螢幕甚至是後來超寬螢幕的方向發展,比例也變得愈來愈多樣。

而現在大部分的電影則是定為一般寬螢幕比例2.35:1或變形寬螢幕比例1.85:1,

高長寬比也使得觀影的臨場感會好上許多。

另外一提傳統映像管電視的比例是4:3,DVD 及藍光撥放器則是用16:9為標準,

而現在標榜大尺寸的液晶螢幕,則多為16:9的比例。

電影橫幅比例現在也變成導演們自身的特色,有些導演會採用喜好的比例用在自己的作品中,

也可能會在同一支作品中切換不同的比例,可能是不同的攝影機切換又或是將切換比例作為一種新的電影敘事方式。

例如在《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中導演個用了(1.33:1、1.85:1、2.35:1)三種比例直接區分出故事的時間線

(來源:影片截圖)

在電影《鬼魅浮生》中將畫面的四個邊角改為圓角,就如同相片回憶往事

(來源:影片截圖)

在電影《親愛媽咪》中的經典鏡頭,藉由主角伸的動作將畫面拉至全螢幕,

象徵主角心境的轉變,直接將畫面比例變成敘事工具

圓形畫幅打破觀影習慣

第一部用圓形畫幅的電影2014年的比利時獨立電影lucifer,

與直接用特殊研發的圓形鏡頭拍攝,朝天空拍時會出現特殊的曲面效果。

(來源:電影預告)

16年中國馮小剛導演在電影《我不是潘金蓮》中,

片中一部分採用遮罩造成圓形畫幅,

不但表現出主角的心境,也特別有中國化作的風情。

(來源:電影預告)

【街拍人像】用底片記錄下人們最真實的瞬間

創意影片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有趣話題

著名的街拍大師Elliott Erwitt說:「攝影是種觀察的藝術

帶著輕便的底片機或是直接就著IPhone潛伏在紐約街頭,每天花上八小時拍攝,他的作品不喜歡經過擺拍,

在一閃而過的閃光燈下,地鐵上還在昏昏欲睡的乘客、走在車水馬龍街上的行人,甚至是派對結束後醉倒的路人,

經過他巧妙的取景構圖,紐約客的日常,紐約客的千奇百態都被Daniel Arnold所記錄下。

精準地捕捉下決定性瞬間,同時還必須顧及光影構圖,都必須在當下反應         (來源:影片截圖)

隨著作品的累積,他也將照片發布在instream上,大膽直接(或是可以說偷拍)的街拍風格,他的粉絲愈來愈多,

更讓他有靠著販賣IG上的照片日賺15000的事跡,也有因為上傳一張海灘上的情侶裸曬日光浴照被IG封鎖帳戶,

引發朋友和粉絲發起#freedanielarnold運動,最後沒能要回舊帳號,註冊新帳戶。

美國的Vogue也看中他的風格,邀請他用底片拍攝巴黎和紐約時裝周的街拍,18年更受邀拍攝一系列女性大遊行的紀錄照片。

而這個短片是Vogue所製作,製作人Mika Altskan and Matvey Fiks花了三天貼身跟拍Daniel Arnold,

總共跨足了五個行政區,用鏡頭記錄下Daniel Arnold帶著輕便的Contax G2配上閃光燈,遊走在紐約街頭拍攝,

對著直接人們直接拍攝,有些無禮,但或許就是這樣直接的鏡頭語言,才能最真實的紀錄下紐約人物風景。

對於取景,各種角度都能有Daniel Arnold發揮的空間。                                                         (來源:影片截圖)

為了捕捉被攝者不知情的真實瞬間,也可能需要等待,練就忍者般的隱身術也是必須的

影片也加入插畫增添創意,全片用柯達16mm電影攝影機拍攝,

呼應Daniel Arnold用底片紀錄,也創造出獨特的氛圍               

(來源:影片截圖) 

在街拍中最大的忌諱就是介入,因此總是隱身在紐約人群中                                              (來源:影片截圖)

或許下次,在紐約街頭遇見他也說不定

————————————————-

附上Daniel Arnold的IG:    @arnold_daniel

————————————————-

 

 

【作一場塑膠夢 】用影片玩轉塑膠

【作一場塑膠夢 】用影片玩轉塑膠

創意影片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Plastic Dreams

  超現實的物體變形,圍繞著最標誌性的塑膠垃圾:寶特瓶   ❞

 這是德國3D動畫師Klaus Alman所製作的動畫,他擅長製作物理動態及流體效果的3D動畫,

而在這次他用寶特瓶為主題,創造一系列超現實的動態效果,突破瓶身塑膠的限制,

創造塑膠新的質地,讓它有更多的發揮空間

人類過度使用寶特瓶,對於這塊土地早已超過所能負荷的極限,                                       (來源:影片截圖)

而它也變成在生產和商品銷售中重要的製品,Klaus Alman選用了這個被過度製造的製品,希望能打破對它的印象,

玩轉塑膠材質,能扭轉融化,瓶身標誌也特別經過設計,賦予新的美感,對塑膠製品給予新的定義

影片除了包含動畫師傳達的理念外,也含有有效果演示的效果,對創作者來說也是良好的宣傳方法,增加自身曝光度

Klaus Alman也公開了動畫的製作過程  Plastic Dreams – Process

【讓你的照片動起來吧!】景物跟隨時間流動的實驗影片

【讓你的照片動起來吧!】景物跟隨時間流動的實驗影片

創意影片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逐格動畫就是將連續的動作分解成靜止動作,拍一張張照片, 
再依序串聯,加以用影像軟體編輯,創作出逐格的效果

以色列的動畫、攝影師Ynon Lan,想到了不同的呈現方式

若是將影片主體固定位置,若是背景變換的話即使主體是靜止的,也能造成運動的效果。

因此他花了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在紐約拍下生活中遇到的大門、計程車、車子這些日常所見的景物,

花了一個多月將它們加以編輯連貫,看起來就會變成真的在運動的樣子!

大腦如果將某物體看作主體,不斷變換背景的話,就會產生物體不斷運動的錯覺,

甚至換的夠快就像Ynon Lan的影片中,主體只是相似的形狀也能造成同樣的效果。

 (來源:影片截圖)

仔細數了一下約一秒就用了五張照片!他一共拍攝了大約3600張照片,但最終只使用了330張照片

在製作這類型的影片就需要將主體設定在一個固定的中心點上才能連貫,

Ynon Lan表示在影片中最困難的就是人物的行走片段,因為人的樣貌高矮差距較多,

必須經過篩選,動作也必須調整至前一位相似的動作才行,要在數百張素材中找到與前一幀數相似的照片。

兩年後他又推出新的系列,同樣以紐約市為拍攝地點,同樣運用多個不同的影片素材,

讓時間、火車和建築物在影片中混搭。

 (來源:影片截圖)

看出來了嗎?大樓裡其實是火車行進中的畫面!作者巧妙將兩者結合,窗戶中彷彿是不同的世界

【暖心動畫 Outdoors】來一場大城市冒險!

創意影片 影片創作 感人影片

❝  給自己踏出腳步的勇氣  ❞

在老舊的公寓中老奶奶因為愛鳥走失而踏上了尋鳥旅途,鼓起勇氣踏出家門往城市走去,

不小心「肇事」把鳥籠門打開的小妹妹也帶著手繪的傳單,在城市中找尋奶奶留下的足跡,

而在過程中兩人也打開心門成為彼此的加油夥伴,

最後她們找到了關於自身比這個城市,比小鳥更值得的東西,尋找寵物其實也就是追尋自我的過程。

動畫裡的光影效果處理得十分細緻,不只百葉窗的影子,連小女孩鏡片的反射都準確呈現

(來源:影片截圖)

黑膠封面對比手繪尋人啟事中的奶奶,只是街邊櫥窗也可以很幽默                   (來源:影片截圖)

無法看到的風景就藉由倒影呈現吧!之後也從倒影中發現小鳥的蹤跡                  (來源:影片截圖)

影片最後畫出兩人一起尋找女孩走失的寵物鼠,相信一定會有圓滿結局的               (來源:影片截圖)

 

對於晚年(往後的)生活有什麼想像嗎?

變成每天對著新聞發呆的孤單老人,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邊。「孤獨死」的議題不論在日本還是台灣,

在高齡化社會中早已是嚴重的社會議題。但即使有家人陪伴,沒有好好安排,無趣的生活可能還比年老更來的可怕!

在生前鮮少與外界有社交互動,也沒有自己的興趣,退休生活嚮往的自由變成等死,對生活失去熱情,不分年齡不分階層都有可能發生。

 

 

 

尋找斑點!一場關於狗狗的奇幻冒險-犬之島

尋找斑點!一場關於狗狗的奇幻冒險-犬之島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後期/影片資訊 有趣話題 電影分享

《犬之島》成為第65屆柏林影展首次由動畫片開幕影片,而在電影節最後的頒獎典禮中,導演魏斯·安德森更是獲得最佳導演銀熊獎,

2019金球獎公布最佳動畫的入圍名單,《犬之島》也沒有缺席,如今更是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的熱門人選。

這也是繼2009年《超級狐狸先生》後導演魏斯·安德森再次挑戰製作逐格動畫片。

《犬之島》以未來的日本為設定,在架空都市「メガ崎市」中,因為犬流感的蔓延,

小林市長下令將所有狗狗放逐到垃圾島,小男孩小林為了尋找他消失的愛犬斑點,

和途中遇到的狗狗夥伴們一起踏上的冒險旅程。斑點也意外找到從小就失散的弟弟老大。

導演魏斯安德森一貫的「置中式構圖」和色彩運用、黑色幽默風格也淋淋盡致的呈現在《犬之島》中,

和日本傳統文化互相交織,創造出獨特的世界觀。電影在一開始運用浮世繪風格的畫面為前導,講述的故事則分段成章節呈現。

影片也很巧妙的設計成狗狗說英文,人類說日文但卻沒有翻譯,只有在少數重要台詞會加以翻譯,世界中的背景標語等等也都是日文的設定,

讓觀眾彷彿身在狗狗的世界,人類說的語言,只能通過表情、手勢、反應進行猜測,其實就像真實世界中的兩個不同族群,彼此之間的語言文化隔閡。

「貓派的小林市長不惜一切打擊狗狗,將狗群放逐計畫撲殺,但因為斑點和主角小林之間的愛與羈絆,

感動了其他狗群,並聯合相同陣營的留學生,一起聯手感動人民,推翻小林政權。

原本屬於貓派聖地的神社也變為紀念斑點的公園,但諷刺的是,為了這一切付出的狗狗們,仍是小林(人類)的「忠心夥伴」,仍在小林的掌管之下。

整個故事也是隱喻真實世界中的社會縮影,或許是推翻了獨裁統治,但被壓抑的貓派,不可能進行反撲嗎?新成立的小林政權,也又不是另一種獨裁?

看似狗狗的勝利,或多或少也成為人類政權的循環往復被利用的工具。

 

福斯影片也在youtube公布了多支幕後花絮:

電影總共花費約兩年多的時間,動員了670名工作人員,每隻狗狗的偶像製作都浩時約16週,

包括狗和人類總共的偶像製作就有1097個,攝影部門動員38人,

透過所拍攝的14多萬張照片中加以後製才創造出整部電影。

最近製作方則公布了在電影中「由師傅製作壽司」的電影片段的幕後製作過程。

「約40秒」的畫面中,可是工作人員花費32日的辛苦結晶。

 

原來美食廣告是用這些小秘訣拍出來的!

原來美食廣告是用這些小秘訣拍出來的!

創意影片 廣告點子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有趣話題

9 tricks advertisers use to make food look delicious!

9 tricks advertisers use to make food look delicious!

Posted by Blossom on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18

買速食的時候,總是發現菜單上肥美多汁的漢堡餐和手上的有些落差?還是每次想拍照分享大餐時,鏡頭中的食物總是看起來乾癟癟的不新鮮?

當你看見令人垂涎的美食廣告,會好奇是怎麼拍出來的嗎?

今天就來看看那些廣告商都用什麼技巧增添視覺效果吧!

(來源:影片截圖)

原來鬆餅廣告上的蜂蜜竟然是機油!

(來源:影片截圖)

讓啤酒看起來有黃金三七比例的秘訣是什麼?

(來源:影片截圖)

竟然是倒入洗碗精,製造更持久的泡沫。(不過影片中專業到啤酒的方法印象中應該不是這樣吧!!)

(來源:影片截圖)

棉條沾水拿去微波,這水蒸氣可以拿來做什麼?

(來源:影片截圖)

原來是用來營造看起來熱呼呼的漢堡!

網友紛紛表示:「這樣太浪費食物了!這就像天菜跟現實生活中的落差。給我孩子看,說不定以後他們就不敢吃速食和冰淇淋了!」

只能說廠商真的太強大了,這種辦法可不是一般人隨時能想到的呢!

不過要是食物宣傳時,不讓它本身看起來美味多汁,或多加些裝飾,這樣賣相可能就沒這麼好了。

其實廣告商會這麼做,也是為了讓畫面更有協調及美感 ;

假如鬆餅廣告的畫面是好幾片鬆餅都黏在一起,那看起來不就感覺沒士氣!

這時只要在中間墊幾片紙板,鬆餅可以瞬間立體起來!

如果麥片廣告拍起來就像平常吃的那樣一倒入就沉下去,那觀眾要怎麼知道麥片的實物有哪些呢?

這種以假亂真的拍攝小技巧,不單單只用在美食宣傳上,其實許多廣告中都暗藏心機

換成服飾廣告的話,最容易聯想到的道具可能就是風!

用風扇吹佛模特兒上的裙子,又更容易營造一種輕飄飄的感覺了~

小提醒:這些方法只是用來讓食物看起來很好吃,可不能真的吃下肚喔!

 

「讓世界訴說你的故事」大家都能簡單製作出空拍大片!

創意影片 廣告點子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後期/影片資訊 有趣話題

跟著Google Earth從外太空的星系到海洋的峽谷,瀏覽上百座城市,穿梭世界各個角落已經不稀奇,

最近所推出的影像編輯工具「Google Earth Studio」,簡單就能製作出空拍影像。

空拍機的出現,掀起一波影像革命,想拍出透過高空才能看到的景象,藉由空拍機拍攝,

深入無法到達的地方和高度,拍出壯觀震撼的照片。而空拍的器材性能大大的影響著效果,

在法規上仍有許多限制,甚至若想要製作出地球環繞的影像,就必須用衛星拍攝或是依靠視覺特效。

現在Google推出了更方便的功能,Google Earth Studio藉由Google Earth收集世界各地的衛星圖像、

地形圖和城市建築的2D、3D數據及影像,不需額外下載軟體,直接在Google Chrome 上便能編輯,

介紹地理空間的資訊、影像畫面截圖、簡單的動畫等等都能製作。

和一般影像製作的軟體相同,調整設定Key frame、設定地理座標、運鏡軌跡和方向、調整鏡頭速度等等。

而特定建築物的拍攝角度和周圍的街景、簡單的文字標籤標註,甚至是太陽的位置及指定經緯度繞行地球,

都能在 Earth Studio中調整。也有預先設計好的專案範本,可更方便快速的套用。

輸出的影片也可導入至Adobe After Effects製作更深入的特效。

目前 Earth Studio還未完整公開使用,必須登入帳號並登記相關資訊且等待通過申請後,

才可以進入。Earth Studio也公布若是以新聞、研究、教育、公益,非營利為目地皆可免費使用。

 

相信對於影像工作者們,能有更多的素材,也能獲得更方便的編輯體驗

按此前往登記體驗!:Google Earth Studio

日本版電子花車! 跟著iPhone X的廣告,了解日本卡車改裝文化

創意影片 廣告點子 影像製作 影片創作 有趣話題

 

蘋果於11月30日發佈了一則用iPhone XS拍攝的廣告,

影片找來了日本的一位卡車司機說明他與卡車之間的故事。

卡車司機関野和也先生將他的卡車取名為「美咲嬢」,

而這背後有一個感人的故事,是為了紀念他的姐姐剛出生就不幸夭折的孩子,

用孩子的名字命名,希望藉著卡車能帶她走過日本,看到不同的風景。

蘋果希望藉由此影片能凸顯iPhone XS夜拍效果的改善。

 (來源:影片截圖)

這種卡車通常都擁有華麗的改裝,

日文通常稱為「デコレーショントラック」(即decoration truck,裝飾卡車),

簡稱為「デコトラ」,台灣則會叫做暴走族卡車。

車身運用大量的金屬裝飾車身及霓虹燈飾,

再搭配日本傳統的「和風」彩繪,或是裝飾成動漫風格的「痛車」。

內裝也會走誇張的風格,有的加裝水晶燈飾,甚至改裝聚會的空間。

卡車不再只是生財工具,而成為他們不可或缺般家人的存在。

 

 

(來源:影片截圖)

而他們也會組成同好會進行聚會,

1970年代創立了第一個改裝卡車同好會「哥麿會」,

吸引全國各地的同好加入。

雖然一度在日本造成風朝但也因為過於誇張的裝飾和不斷傳出的暴力事件,

使得他們逐漸被貼上不良集團及「反社會」的標籤,

大公司不再歡迎過度改裝的卡車,日本政府也訂定法規要求他們必須符合規定。

 (來源:影片截圖)

一開始同好會僅僅是車友間的聚會及攝影會,

但在阪神大地震時,同好會集結舉辦了賑災活動,

他們成為志工,進入災區,關東大地震也有他們的身影。

就像最後関野和也先生所說,改裝卡車,改變了他的人生觀。

在虛擬世界中創造最好的朋友!

創意影片 影片創作 感人影片 有趣話題

如果可以創造一個訂做的朋友,你會想要什麼樣的 「Best friends」呢?

靠晶片及點眼藥水延續,在虛擬的世界裡真的能獲得快樂跟滿足?

這是今年法國高布蘭學院的畢業作品,影片設定在未來,開發出一項新產品,在太陽穴植入晶片,

就能替你量身打造出最好的朋友!但他有個缺點就是所產生的影像必須依靠眼藥水來維持效能。

 

在那個時代,這項科技已經習以為常,每個人都有一個「最好的朋友」。男主角Arthur也不意外,

今天是屬於他特別的日子,身邊有一群「科技」朋友替他慶生,其中最好的朋友就是眼前這位皮膚白皙的Cami。

而當他看著眼前雜訊的畫面,他知道又需要滴眼藥水了,

滴進黃色藥水,他知道他不再孤單。跟著朋友們度過了歡樂的時光,

但卻在一次歡唱中太過忘我,一腳踩壞了所剩的眼藥水。看著眼前畫面斷斷續續的好朋友,

驚慌的衝出家門,可望取得補充的眼藥水,但眼看販賣機大排長龍,

等不及的他跟著好朋友的建議狂奔到一個偏僻的販賣機前,

看著活潑可愛的Cami,好不容易終於恢復正常,終於可以平復心情。

但他卻沒發現在狂奔途中撞倒的流浪漢正覬覦著他的晶片,

在慌亂中他看見流浪漢頭上一道道疤痕,展開激烈的扭打,無奈打不過,

只能看著Cami和朋友們靜止的畫面,隨著跳出的警告畫面讓晶片被硬生拔出。

等他找回意識時追尋,卻再也找不到那個流浪漢了。

此時當他看著這每個人都對著空氣對話的冷漠世界時,「最好的朋友」,已變成逃避自我的毒品。

最後當他有機會選擇面對真實的世界時,他選擇再次輸入晶片,

再次找回他「最好的朋友」,選擇繼續在虛擬的世界中獲得快樂。

《銀翼殺手2049》中,Joi和K墜入愛河,對K準備的禮物深受感動,不惜透過真人女孩投影自己,只為能真的碰觸到K,彼此付出愛意。

《雲端情人》中,當Theodore知道他不是唯一和語音秘書Samantha調情相處而醋勁大發,才恍然大悟從失去學會愛情。

Cami和《銀翼殺手2049》裡的Joi及《雲端情人》裡的Samantha中的設定相似,是由人類所創造出的科技交友產品,

但不同的是在《Best friends》中的設定中,朋友們並沒有自己真實的情感意識,只是單純是使用者所創造出的影像,

也就好比我們所用的智慧型手機使人感到安逸,因為

在手機的世界中,一切都在自己掌控,可以逃避現實

沒發現的卻是自己空洞的眼神,憔悴的內心已忘記什麼是真實